«

»

Print this 文章

田間隨想: 也談談神學 – 集中認識神

田間隨想: 也談談神學 – 集中認識神

國語華基有好些弟兄姊妹正在不同的機構與神學院修讀神學, 或為了已得到神的呼召, 將來要成為傳道入牧師, 或為了在教會能更好的事奉, 考慮接受神學教育; 而不少在任的傳道們也有考慮繼續進修, 連我這年近退休之人也認為自己是在學神學。但大家有否想過: 到底神學是什麼呢?

聖經裡沒有「神學 (Theology)」一詞, 只是人因為將一門學問照它的內容分類而起的一個名詞。大意就是 “關於神的講論”。教會是一般人認識神的地方, 人可以隨著特設的聚會耳濡目染地, 從比他們先認識神的人, 知道一點神的事情。此外, 一般人也可以在教會內或外, 讀到聖經或書刊而認識有關神的知識。至於進深講論和研究神學的地方, 自當就應被稱為神學院了。神學院在歷史中一直擔任著研究和傳遞神學傳統的責任, 累積和深化人對神的知識, 訓練過不少工人, 在教會內外, 傳講道理使人認識神和祂的旨意, 功勞不少。

我個人認為, 神所喜悅的神學, 是引導我們對祂和祂的心意命令有了解祂而順從, 使我們能敬愛祂, 與祂同行的學問。祂不太願意我們錯花時間, 在那些有趣的支節但無助我們與祂同行的問題上。可是在歷史過程中神學, 無論在教會裡 (包括我自己) 的查經、主日學甚至講道中, 都和神學院裡一樣, 都被太多有趣的支節問題干擾分心, 使我們跑題, 不能集中去認識神自己和祂的心意; 結果不少人在這為學問而學問, 對神自己是不睬不敬的習慣環境中, 為了人的興致把神自己冷落一旁! 我在神學院時, 我們教授要我們知道確有這些人存在, 而曾邀請一位稱無神論者的多倫多大學神學院教授來作一節的客座嘉賓。

其實神學院方面面對的挑戰是大的: 第一是追求符合學術界的要求 (學術要求高), 學術界是不管神學院的學生是否是敬神的人的, 只要完成課堂, 做好作業文章就被認可, 同時對支節和牛角尖就極為鼓勵; 所以很可能訓練出有研究技巧和神學知識, 振振有詞而不太懂得關心神心意的工人。第二是要設計需要最少資源投入的課程 (低學費、低神學院經費、減少學生不能謀生的時間); 而第三是要有足夠廣與深的課程來訓練出合神心意 (主使命的要求) 的牧者。這三者之間的張力實在不容易平衡。近來我更開始明白, 很多教會讓神學院來為工人的質素把關, 而神學院又靠教會的牧者推薦神學生方面把關, 在彼此倚賴的惡性循環中, 產生上述對神認識過程中的跑題的可悲現象: 就是多有研究少有敬虔! 我們要多為神學院和神和教育禱告!

此外, 在神的教會中的確是需要有一小部分敬畏神、有歷練經驗、有學識的聰穎且被神特別呼召的尖子們, 在學術研究的方法和嚴謹上有加倍的鍛煉, 使普世教會群體在研經和神學路線上有優質的基礎及邏輯, 一方面有助傳道及抵禦對我們信仰的攻擊, 另一方面減低普世會眾在基本問題上一起出錯的可能性。這些研究員神學博士們所擔負的是在神學領域守望與教導的責任, 的確是任重道遠, 我個人沒有這呼召或能力, 但十分感謝他們的付出, 要向他們致敬。我盼望他們能在鑽牛角尖的訓練時不被學術或神學切線 (tangent) 擄去, 以致後來把我們帶到他的象牙塔裡; 反之, 他們經過這些水火訓練後, 仍然能保持對主的專注、熱誠與愛, 帶領我們走在主真理的大道中。

無論你是那一類, 神學是每一個人都需要面對的, 但各人因位份、呼召、出發點都不一樣, 各人有各人在神學造詣或立場上會有神對他不同的期望, 各人不必向任何人看齊, 只要忠於主的託付和保守主內合一合作就好了。所以我勸喻每一位追求神喜悅的兄姊們, 在無論查經, 聽道的嚮往和追求神學教育上, 都不要留戀支節, 因為那些只會使人” . . . 徒有智慧之名, 用私意 . . .” 做自己的事而使自己與自己所教導的人錯過神的恩典; 反之要多留意神學的中心路線 – 認識祂並祂的旨意而順服, 總意是追求與神同行。

關業基牧師 2017-08-18

Permanent link to this article: http://cn.tmccc.ca/?p=1675